澳门威尼斯真人赌场>彩票图标 >「大丰收开户官网」在斯里兰卡,你的“艳遇”对象很可能是个要饭的

「大丰收开户官网」在斯里兰卡,你的“艳遇”对象很可能是个要饭的

2020-01-11 18:31:16

「大丰收开户官网」在斯里兰卡,你的“艳遇”对象很可能是个要饭的

大丰收开户官网,这里是刘小顺的不正经旅行和生活研究所

-旅行小说《分手旅行》-

【作品导语】

斯里兰卡、泰国、越南,三个国家,一对已经分手的恋人,既是游记,又是小说。

一份承诺,一段旅行。

已经分手的恋人,承诺还能实现吗?旅行还能继续吗?

【作者自述】

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于陈升的一场演唱会“明年你还爱我吗?”

他提前一年预售演唱会的门票,仅限情侣购买,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人的席位,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,由双方各自保管,一年之后,只有两张券合起来才能使用。

于是,我就联想到,如果把演唱会换成旅行呢?

一对情侣提前一年定好的旅行计划,买好的机票,如果还没到出发时间两人就分手了,那这趟旅行还能不能实现呢?到底该怎样实现?以及,旅行之后两人又该何去何从呢?

于是便有了这本小说《分手旅行》。

虽然故事是假的,但旅行是真的。真亦假时假亦真,小说里的角色基本上都有现实中的人物原型,而且这些人物原型在我的游记里差不多都出现过。

写这本小说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创造“角色”的过程,我将自己旅行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各种人进行提炼、抽象、融合、甚至“变性”、“重装”,形成全新的角色,再把这些“虚构”的角色放回到一趟“真实”的旅行中去,就构成了这部“说不清、道不明”的旅行小说。

所以,这本小说里的各种角色到底是我游记中的哪些人物原型“变异”而来?要不大家都来猜猜看?

豆瓣电子书评分高达8.2

接下来将继续在本公众号进行连载

敬请关注

-前文回顾-

分手旅行006|她亲手将前男友送到了别的女人的床上

-今日正文-

【7、在斯里兰卡,你的“艳遇”对象很可能是个要饭的】

[ a]

唐莉儿知道自己控制欲很强,尤其是对林文宇。当然,她对阿毛和小茜也有控制欲,只是碍于关系不熟,尽管会极力地坚持自己的想法,但在一般情况下还是会适当妥协。而林文宇,唐莉儿总是不自觉地想要他完全变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。最好,林文宇就是肚子里的蛔虫,她想他怎样就是怎样。

从pedro tea estate回来,大伙先要把晚上的住宿问题解决。

明天一大早就准备离开,唐莉儿觉得在victoria inn将就一晚最好,昨天已经看过,条件虽一般,好在价钱不贵,尽量谈到1500卢比一间房,而且行李就在隔壁,搬过去也方便,离汽车站又近,何乐而不为?可阿毛不甘心,觉得应该再找找性价比更高的酒店,而且小茜和林文宇都跟他站在同一战线上,让唐莉儿很受挫。

他们从汽车站沿着new bazaar街往北走,先是看了几家lonely planet上面推荐的酒店,动不动就是4000到5000卢比一晚上的标准间,他们听到后连还价的动力都没有。

阿毛不甘心,继续往北走,平路开始变成上坡路,离汽车站越来越远,后来又相继穿过kandy路和st. andrew路,人烟越来越稀少,唐莉儿的心情也越来越糟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不肯听她的话?难道把行李从大老远搬过来,明天一大早再往回搬去汽车站很好玩吗?唐莉儿一路上都不吱声,看他们准备走到哪个地方才肯罢休。

结果七弯八拐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小山头,一户孤零零的人家,进门便能闻到一股刺鼻的霉味。女主人将他们迎进去,男主人看起来是一个宿醉未醒的老农夫,房间里阴阴潮潮,被单像是从没洗过的样子,老式的木制家具让人不禁联想到鬼片里的场景,价钱也要开到2000卢比一间。唐莉儿心想,这下你们总该死心了吧?

“我觉得这里挺好。”出来后,阿毛竟给出这样的评价,令唐莉儿大跌眼镜,而且阿毛还转过头征求其他人的意见,“你们觉得呢?”

“这外面的视野很开阔啊。”林文宇这么说貌似是赞同的意思。

“我住哪里都可以,只要跟大家住在一起就行。”小茜踢踢小石子,这好像也是一张比较危险的赞成票。

“我不想住这!”面对一边倒的局面,唐莉儿只好拿出强硬态度。她弄不明白,这个家庭客栈又远又脏又不方便,为什么要劳师动众搬来这里?尽管小团队当中,她和阿毛算是最聊得来的,阿毛也是意见最多的一个,但他往往会跟唐莉儿在相关的问题上产生诸多分歧。

大伙望着唐莉儿,唐莉儿补充了一句:“你们要住这里我不反对,反正我就住victoria inn,明天早上我们在汽车站会合。”“少数服从多数”这个原则没错,但唐莉儿的理性告诉自己,往往“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”。

阿毛没说话,唐莉儿也不再说话,一群人默默地往回走。小茜不时跳出来调节一下气氛:“哎呀,想想我们晚上去吃什么吧?先填饱肚子再说,饿死了。”“明天我们去什么地方?好期待啊!”“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在邮局买到邮票哦。”然而,效果并不怎么明显。一直走到餐厅,阿毛和唐莉儿之间还是没说话。

“啊!有花生!”平平淡淡地吃完晚饭,大伙走出餐厅,看见路边卖干果的小摊,唐莉儿突然叫起来,“我想吃花生,你们想吃吗?”尽管她嘴上问的是“你们”,可眼睛只盯着阿毛,阿毛应该明白她的意思。

“哦……好啊……那大家一起吃吧。”阿毛回应道。唐莉儿很开心,显然阿毛接收到了自己的求和讯息,他比林文宇那个榆木疙瘩强多了,这才是默契的表现。

唐莉儿买了两袋花生,大家一边往回走一边分着吃。天快黑了,阿毛妥协说,他们晚上还是住victoria inn好了,搬来搬去确实挺麻烦。尽管唐莉儿的目的终于达成,但怎么都开心不起来。

阿毛今天的做法显然是在默默地对唐莉儿表示抗议,唐莉儿觉得自己像一个被迫上台执政的傀儡君王,没有威望却不能撒手不管,管多了也是你的不对。她觉得越来越压抑,而跟她最熟悉的林文宇,又完全没办法帮她排解情绪,只能这样强行地压抑着了。

终于,过度压抑的唐莉儿忍不住爆发了。

小茜说要买些明天的早餐,他们就进了一家大型超市。每个人挑了一些饮料与食品,全堆在篮子里,让唐莉儿一个人拎着去结账,因为排队的人很多,唐莉儿拎不动篮子,在两只手上换来换去,可仍感觉酸痛。当看到另外三个人远远地站在超市门口有说有笑时,唐莉儿突然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这是为什么呢?一路上帮他们做这做那,吃力还不讨好。

从超市走出来,大家又遇到一家干果铺,女老板叫卖道:“花生100卢比一袋”,比唐莉儿刚才买的200卢比一袋便宜了整整一半。

“哎呀,早知道刚才不买了,这里便宜多了。”小茜说道。

“对呀,应该货比三家的嘛,还是我老婆比较聪明。”阿毛没吭声,林文宇却突然接话,明显是在讽刺唐莉儿,唐莉儿的脸色刷一下就变了。

小茜见唐莉儿神色不对,不敢再接话,而林文宇仍不识趣地一个人继续嘻嘻哈哈:“我们还剩下一袋没吃完,要不我们退回去,再拿钱过来买两袋。这样,一袋换两袋,那我们也赚了啊!是吧?哈哈。”

听着林文宇的话,唐莉儿心里堵得慌,脸开始越涨越红。最后林文宇仍笑个不停,唐莉儿忍不住怒火中烧,她一把从口袋里掏出钱包,将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抓出来塞给林文宇,低沉而凶狠地说道:“林文宇,既然你这么多意见,从现在开始,你来管钱!我不管了!”说完,一个人就往前跑,其他人愣在了原地。

唐莉儿怎么都没料到自己的这趟旅行会发展到这一步,现在该怎么办?难道真的跟他们都决裂?如果和林文宇闹翻,后面的路她真的就得一个人走。原本她觉得这不是问题,可现在跟大家相处时间长了,让她在这个遥远陌生的国度一个人上路,唐莉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有那个胆量。

阿毛和小茜给了唐莉儿台阶下,他们追上来,进行劝说。可从始至终,林文宇都没有靠近,唐莉儿失望透了。

“我不是针对你们。”唐莉儿哽咽着对阿毛和小茜说,“我就是生林文宇的气,他明明知道我不开心了,还要没完没了地对我指桑骂槐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的错,我不该先说的。”小茜轻声地道歉。

“真的跟你没关系。”唐莉儿拍拍小茜,“主要是他,一开始跟我出来,他就什么都不管,居然还好意思讲风凉话。怎么?我活该给他做仆人吗?还吃力不讨好?”

“文宇哥可能性格就是这样,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。”阿毛继续安慰唐莉儿。

“不管他是不是故意,反正我不想帮他管钱了,让他自己去管。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我也说说风凉话,看他心里什么感受?”唐莉儿抹了一下眼睛,“他不能太过分了!”最后她补了这么一句,其实这句话有更深的意思,只是阿毛和小茜听不出来。

阿毛和小茜好不容易将唐莉儿的情绪稳定下来,大家一起回到victoria inn,开了两间房,正好门对门。原本他们还在超市买了扑克,准备晚上玩,可是后来大家早早地就休息了,谁都没那个心情。

林文宇把钱送到唐莉儿房间来,唐莉儿不肯收,林文宇站在房间里僵持了十几分钟,唐莉儿死活不肯改变主意,小茜只好将林文宇劝走,说等唐莉儿的脾气下去之后再商量。

“我当时以为自己是在开玩笑。”站在门口,林文宇向小茜诉苦。

“我知道。”小茜说,“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。”

“我看她今天不开心,所以想开开玩笑,逗她玩。”林文宇委屈,“我到底做错什么了?”

“嘘,小声点。”小茜将食指放在嘴唇上,“别让莉儿听见,小心她又发脾气。”

实际上,唐莉儿已经听见了,林文宇不知道他“到底做错什么了”,可能是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星球,唐莉儿是水星人,文宇是火星人,压根无法沟通。

[ b ]

“节日快乐!”第二天唐莉儿刚睁眼,小茜就又跳出来大叫。唐莉儿不明白小茜哪来这么好的精力,每天起床都跟打了鸡血一样,她的嚷嚷声比任何闹钟都提神醒脑。再这么一惊一乍地过些日子,唐莉儿感觉自己的心率就该紊乱了。

“节日?”唐莉儿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,没摸到手机,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“今天是11月11日,光棍节哦!”小茜揭晓答案,唐莉儿简直哭笑不得,这个时间听到有人祝她光棍节快乐真是太讽刺了,而且还是小茜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那真是谢谢你了……”唐莉儿无奈地干笑几声。

“啊?怎么了?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小茜赶紧捂上嘴,“莉儿,你是不是有男朋友?不好意思啊,我马屁拍在马腿上了。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唐莉儿连忙解释,“我现在没有男朋友。”

“太好啦!”小茜拍手,“你快点起来!一起去吃光棍面。”

“光棍面?是什么东西?”唐莉儿不解,小茜的脑袋里似乎永远都有让你摸不透的怪东西。

“你出来就知道了,赶紧去洗漱啊,等你。”小茜说完,关门出去了。

原来,所谓的“光棍面”就是昨天在超市里买的普通面条,小茜把它煮出来当早餐,说大家一根一根挑着吃,那就叫“光棍面”了,亏她想得出来。

victoria inn的老板,那个眼镜男,看见这群人坐在客厅里嘻嘻哈哈,不知在闹腾什么。他好奇地走过来打探,唐莉儿就解释给他听,他听了很高兴,嚷嚷:“哦,光棍节,光棍节,我也要过光棍节!”

“你也要过?”唐莉儿纳闷地问道,“你还是光棍吗?”

“不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眼镜男使了个眼色,“反正我老婆不在,别让她知道就行啦。”

“结婚,结婚,我们也要结婚了……”小茜估计只听懂了眼镜男说的“结婚”这个英文单词,她马上接话过去,用蹩脚的英语说道,然后她指指林文宇,“哈子笨的(husband),哈子笨的,我的哈子笨的。”完了,英语不够用了,小茜很没志气地换成了中文,管他听不听得懂,“没关系,结婚没结婚,都可以过光棍节,哈哈。”

弱智儿童欢乐多,大家神经兮兮地在一起过了一个可笑的“光棍节”。吃“光棍面”前,大家还端起面碗煞有其事地“干杯”,然后一根一根地挑面条吃,小小的一碗面足足吃了半小时。吃到最后,剩下的面条全都糊在一块,挑都挑不起来了。

“好吃!真好吃!”眼镜男脸上沾满细碎的面条渣,举起大拇指不停地赞叹道,一副滑稽的模样。不过就是他们当地超市最普通的面条加上最普通的调味包,能好吃到哪?估计是眼镜男平时一个人在这偏僻的山坡上守酒店,寂寞得厉害,难得碰见像唐莉儿他们这种闹腾的客人,连普通的面条都变得美味了。

最后,眼镜男大发善心,主动将房间从原先的1800卢比降到1500卢比,收房费时还不忘记像复读机一样反复说“面条好吃,面条好吃”,如果他因此得上强迫症,唐莉儿都不会奇怪。

下一个目的地叫埃拉,英文名ella,用小茜的话说:“呀,跟she里的ella名字一模一样哦”,是另外一座安静的山中小城。

唐莉儿在lonely planet上查了资料,ella只有一条路,比努瓦拉·埃利亚还小得多。之所以选择这么一个目的地,并非因为埃拉本身,而是从努瓦拉·埃利亚坐火车去埃拉,沿途的茶园风景十分值得一看,而且斯里兰卡特有的小火车本身也相当小清新。

努瓦拉·埃利亚没有火车站,想坐火车必须到邻近的另外一个叫做纳努欧亚nanuoya的小城,听说下午一点多钟有火车去埃拉,四个人赶在12点不到就去汽车站坐公车离开,12点半不到已经抵达黄沙漫天的纳努欧亚。

小小的火车站仿佛是从时光机器里穿越出来的,老旧、简朴,售票处只是个简陋的小黑屋,墙体斑驳,窗口用铁栅栏紧锁起来。除了偶尔有一两个人经过,整个火车站空空荡荡。

“你们确定这个火车站还在使用吗?”林文宇忍不住问。

“是的,只不过斯里兰卡的火车票都在发车前10分钟开售,现在还没到时间。”见唐莉儿不吱声,阿毛便帮忙解释道,“我只是过来确认一下情况,看来攻略上写的没错。那我们先吃了午饭再回来吧。”

大伙往回走,这一天林文宇不停地想找机会讨好唐莉儿,但唐莉儿并未伸出橄榄枝。无事可做时,林文宇一直低头玩他的iphone,他不是在刷微博就是在上qq,肯定是想回家了。当然,就像他对咖喱的态度一样,他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。况且现在已经上了贼船,在如此遥远的印度洋岛国上,想回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林文宇只能硬着头皮跟她继续往前走。

大家挤在一家小小的店子里解决午饭,斯里兰卡人特别喜欢用油乎乎的各种油炸面包和点心当午饭吃,如果不想吃咖喱,就只能选择吃这个。于是,唐莉儿和阿毛还是坚持吃咖喱,而小茜和林文宇则点了油炸点心,林文宇也只吃了两口就放下。小店门敞开着,每次有车经过,扬起的灰尘就汹涌而入,他们的午饭是和着沙尘一起吃进去的。

1点钟他们回到火车站,那里已经变得热闹起来,眼看离发车时间越来越近,售票窗口依然没有动静。后来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说火车晚点了,估计会在1点半左右发车。看时间还够,小茜想到附近的邮局去找找星座邮票,唐莉儿说跟她一起去,阿毛叫她们给自己带几张回来就行,他继续和林文宇在火车站等着。

纳努欧亚的邮局是一幢天蓝色的小屋子,很漂亮,唐莉儿和小茜在那里买到了另外两张星座邮票,分别是0.5卢比的白羊座和15卢比的摩羯座。当她们匆匆忙忙地赶回火车站时,火车已经到站了,阿毛和林文宇买好车票站在入口处等他们。

火车票是一张小小的硬纸块,上面打有起点和终点以及票价的钢印。价钱同样很便宜,跟在中国的城市里坐地铁差不多,换算过来只要几块钱人民币而已。

斯里兰卡的火车是紫红色,车身斑驳,车窗是木制的,复古的火车头带有浓浓的工业时代气息。火车座位分成三等,最高的是一等座,其次是二等座、三等座。不过很多火车都不卖一等座,这次唐莉儿他们就买了二等座。

二等座和三等座的区别就是前者座位是单独分开的,而后者是三个人一长条座位。而实际上,买二等座还是三等座根本没区别,因为人太多,别说座位,连站着都无从落脚。

因为没办法挤在一块,大家就分散开来,唐莉儿和小茜跑到餐车,售货大叔脾气很差,如果不买食物饮料就不准呆在餐车里,哪怕是坐在地上都不行,好多人被他的大嗓门给吓跑了。

唐莉儿上前一问,最便宜的纯净水居然卖得跟火车票一样贵,她不想让这个坏脾气的大叔捞到什么好处,任凭他如何嚷嚷,非赖在餐车里面不走。最后,胆小的小茜实在扛不住,火车开动没多久后便离开了,另寻落脚处。

小火车在运行期间车门不关,许多当地人都挤在门口,半个身子探到车外。每每经过隧道,黑暗中便听见车门处的人兴奋地嗷嗷乱叫,唐莉儿猜想那种感觉一定棒极了,如同在天上飞翔一般。

满眼的绿色从窗边掠过,清爽的茶香让人心旷神怡,停了两个小站,下了一些乘客之后,车门终于没那么挤了,唐莉儿便见缝插针地跑过去找个台阶坐下,她把脚伸出车外,开心地低声轻叫起来。

没多久,有人坐到唐莉儿的旁边。她定睛一看,居然是林文宇。可能是因为外国人面孔,当地人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过道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唐莉儿问,这时候她挺心平气和的。

“哦,没什么原因,看你坐在这里就过来了。”林文宇说,他总是能给出这种特不带劲的答案,唐莉儿不知道接下来该聊什么。

“嗯,挺舒服的。”唐莉儿没话找话,山风吹在脸上,凉凉的。

“是很舒服。”林文宇同声附和。

“……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唐莉儿跟林文宇竟无话可说了。

“我把钱给你吧。”林文宇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
“什么?”唐莉儿没反应过来。

“还是你来管钱吧。”林文宇解释。

“哦。”这究竟是一个多么不解风情的男人,在这样的风景面前,他就不能说点应景的话吗?唐莉儿无奈地摇摇头,“那个……到埃拉之后再说。”

“真的?那你答应了?”林文宇很高兴,“你不生我气了吧?”

唐莉儿连回答他的力气都没有,朝他不置可否地摆摆手,林文宇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唐莉儿知道林文宇过来肯定有目的,难道他真的突然风花雪月地想要来欣赏什么风景?那真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。

“那个……是你的男朋友?”旁边一位大叔用英语问唐莉儿。

“不是。”唐莉儿已经无数次回答这个问题,现在她都毫不犹豫了,脱口而出。

确认了唐莉儿的单身身份,大叔大胆地与她攀谈起来。从中国的天气聊到斯里兰卡的婚俗,衣衫褴褛的大叔英语说得居然比唐莉儿这个大学英语六级都好,真让她惭愧。不过,有大叔跟她聊天,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快起来。大叔告诉唐莉儿,再过两站就到埃拉了。唐莉儿便与大叔暂别,去找另外三个同伴提醒他们准备下车。

唐莉儿起身后,看着大叔笑起来露出的两排烟黄的牙齿,突然想到,这不会是她此次旅行的第一场“艳遇”吧?如果真是,那她对大叔一定是“真爱”。

正在唐莉儿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啼笑皆非的时候,突然看到林文宇、小茜和阿毛都已经坐在了座位上,有说有笑,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。脆弱的唐莉儿顿时很受挫,既然有座位坐了,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过来叫她?难道她真是那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吗?难道她真的被排挤了吗?

“莉儿,你过来了?”小茜先抬头看见她,起身说道,“你来坐一会吧。”

“没事,我不用坐了。”唐莉儿摇摇头,“我就是过来跟你们说一声,还有两站就到埃拉了,把行李准备好。”

“哦,知道了。”小茜点点头。

“莉儿,要不你坐我这里吧。”林文宇也起身来,阿毛看了看林文宇,没说话。

“真不用了,我坐在门口挺舒服的,你们坐吧,别忘了下车。”唐莉儿说完,转身离开,她悻悻地回到了车门口,大叔又露出一口黄牙,开心地迎接她回来,而她只能勉强挤出一丝苦笑。

“姑娘,你有没有零钱?”大叔在埃拉的前一站准备下车。临下车时,他突然问唐莉儿。

“没有。”唐莉儿很警觉,本能地回答道。

“姑娘,你可以给我一点零钱吗?随便多少都可以。”大叔哀求道。

“真的没有,不好意思。”唐莉儿的声音很轻柔,但是很坚决。她不是舍不得那一点零钱,只是在这个时候,本来以为遇到的一个可爱大叔居然变成了讨钱的乞丐,让她有种受骗的感觉。

大叔失望地离开,望着他的背影,唐莉儿又有些于心不忍,他无缘无故地成为了自己的撒气筒。可是没多久,车又开动了,唐莉儿没办法再下车去找大叔,大叔就渐渐湮没在了人群里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坐在小火车门口的唐莉儿无心看风景,她第一次在旅途中感觉到了“寂寞”。

-未完待续-

【其他文章推荐】

过去时101|我的第一次裸辞

过去时102|外国什么都是圆的

过去时103|冲洗屁股的水管

【更多精彩文章】

小顺游记/小顺说/小顺fm/小顺tv

请在公众号“liu小顺”中回复关键词“目录

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arisyuliana.com 澳门威尼斯真人赌场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